朝圣西西弗

西西弗这个名字,最早知道是来自于那个传说。
后来知道了加缪,与西西弗。知道了存在主义。
再后来,在重庆的精典书店,知道了贵州有个西西弗,是书店的名字。

印象中是第三世界省份的贵州,居然有个西西弗,突然间觉得似乎那些越贫穷越落后的地方,往往有着最为有价值的草根与启蒙的力量。

一直以为西西弗应该和重庆本埠的精典一样的,是个城市的人文符号,真正的阅读群体的符号。所以,印象中的西西弗多半不大,很紧凑,很浓缩,浓缩的都是精华嘛。

一直也以为西西弗和精典各守一城,各据一方,相安无事。没想到的是,西西弗来重庆了。

西西弗直接将店开到了号称文化区的沙区步行街边上,并不算难找。而店的面积比我想像中大多了。装修风格很棒,并不奢侈,但绝对亲切。这种亲切表现在一桌一椅的休憩性设置,一架一栏的别致排列。当然,存包处、洗手间、抄书台、贴字吧、自助查询机,一应俱全。所有的店员统一着装,一袭绿色的围裙,居然搭配着还有一条绿色的领巾,有一种别样的可爱之处。从理念到VI,西西弗显示处相对完善健全的规模效应与企业内涵。店面地处临街,二楼落地窗边,两三席坐位,阅读者们完全可以秀一道风景给街下熙熙攘攘的人群。而借着门前十余步阶梯的拾级而上,给人的心理感觉,似乎和到精典处于负一楼,必须向下走向地下,来得更安适,完满,积极,充实……

记得N年前精典书店也开了个沙坪坝店,在重大外面不远的一个立交桥边上一幢楼的三楼里。坐一个很破的电梯上楼,或是走一个幽暗的楼梯,似乎总也感觉不爽。虽然还在那里买过书,也许后来总也经营不善,或者是精典的老板杨一觉得效果不好,关了。
在精典书店的豆瓣小组里,一直有个意思的话题,叫如果你是杨一,你是精典的老板,下一家店开在哪里?种种说法不一而足,最后发现,杨一也没开,精典还是在解放碑固执着,或固守着。
惟一不同的是,搬了一次家,从一个小巷,搬到了另一个小巷,而且还是从平街,到了负一楼。精典书店一直重庆人文中最重要的符号,也是我辈斯文一个不错的去处。它的会员座位永远坐着一批阅读者,这向来是我佩服得紧的。我佩服得紧的原因是我从来在那里看不进去书,我不喜欢书店里的惨白的灯光,不算流畅的空气。这无法让我产生深入的阅读的欲望。所以精典常去,却永远只是过客。看到心仪的书,每每买完就走,鲜有长坐。
西西弗的到来,于重庆的读书人,尤其是沙区的读书人,是个福气,而于它的同行,尤其是印象中一直联盟协作共同出版阅读内刊的精典,多多少少是一种压力。无论是企业形象、文化内涵、亦或是服务水准。

过去精典在沙区开分店没开好,也许是历史原因,虽然大学林立,毕竟学生为主,缺少购买力,而当年的沙区步行街,CBD和购物商圈并没有形成气候,不比如如今的三峡广场,CBD写字楼与咖啡馆,商圈与大卖场,已经开始成熟。然而,精典不开,西西弗却在适当的时机,杀进重庆来了。两个战略结盟的伙伴,这一次也许要火拼一下了吧。

此前的西西弗,在贵州牢牢扎根,分店五六家了吧。这次来重庆,算是走出云贵高原的第一站了。首先就拿过去战略伙伴展开争夺,不知算是生意战还是人文战呢?但愿这个竞争,是一种类似于麦当劳与肯德基,可口可乐与百事可乐的携同竞争,一种战略上结盟,市场里共同分羹的良性竞争。

有没竞争对手的市场,是悲哀的。也许重庆的精典,面临西西弗的到来,正好也应该反思一下:杨一,你是否应该思考一下你的下一步战略了。

自古以来,重庆人都是向来需要走出盆地,才能真正的成长和壮大起来的。如果一昧地固守一隅,闭关锁海,也许终有一天会愈渐衰落。
记得上次贵州朋友Shelley也这样说过:他们贵州人,必须走出贵州这座山才能真正的成功。而说这话的她,其实一家早已远渡重洋,北美生活十余年,俨然地球村村民。

西西弗走出贵州了,第一站,是重庆。我在惊讶之余,有着极为尊重的心情,去恭贺它,去捧它的场。
虽然,它并不知道我是谁。
因为西西弗的到来,我已经半年以上没去过的沙区,这一次,在这样一个下着绵绵春雨的周末,竟然专门去了。
因为它的开业,因为这个名字,因为这个符号。

去的路上,打车打不到,于是挤了公交。
在车上一颠一跛中,心底里,竟然有去朝圣一样的感觉。

当然,神圣的,并不是西西弗,我朝的,也不是这个叫西西弗的书店。
而是这个符号下,它所代表的人类精神上的某种神圣。

寻找有普世价值的阅读--访重庆出版社书店与二访西西弗

下午准备去西西弗,顺路先去袁家岗的重庆出版社书店。
也是许久没去了,发现那里也扩大了面积,改了装修,有了茶座。如果你愿意,大可以取下架上的经典,坐在那一个下午。

边上一个打折旧书专柜,看了一下,发现三本东方出版社出版的心理学领域的“黑皮书系列”:《疼痛:无人想要的礼物》、《恶:在人类暴力与残酷之中》、《生死之歌》。哈!六五折,品相不错,相当于在线购买了。三本书三个主题:疼痛的心理学机制研究,人性的恶的研究,与死亡、临终关怀。

转到人文史哲的新书架前,发现出版社的书架,其实又或不一样。多涉及政治学、社会学领域的书,尤其中央编译出版社的书很多。
大凡带有中央二字的机构,在中国或者都比较有官獠背景,或者直接就是为官獠服务。关于这家出版社,官方网站的说法是:中央编译出版社成立于1993年9月,是隶属于中央编译局的中央级社会科学专业出版社,主要翻译介绍世界政治、经济、哲学和文化方面的最新作品。

架上这个“中央社”的书,着实对我颇有诱惑力。最夺目的是《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全球化与欧洲社会民主党的转型》等书。
我想这个诱惑,或许是来源于最近阅读量的增加,而这个增加又主要是涉及社会学、思想史的原因吧。

本届政府“新政”施政特色的亲民性与温和性,使得除了互联网上大量的民主与启蒙思潮言论的翻新炒冷饭外,也正在引导着上一届知识份子随着官方的改革成果,而演变高唱新一轮的渐进改良思潮。而新一届如我辈的知识份子们,则在这上一届精英们的话语权引导下,开始尝试着更务实客观,更积极乐观地延续着人文主义关怀与匹夫有责的传统。
尽管,有些禁区如三“T”,至今仍然是不容许你有丝毫的涉入与宣扬的。

辗转于中央编译出版社的书面前,如果你打开这些关于西方社会民主主义、自由主义、共和主义等思潮与观点的引进译著与解析著作时,你会明确地感觉到,尽管引进者与解析者依然在用着马的教义进行分析和阐释,但其口吻与分析,明显比当年大学教科书的教条式窒梏,更尊重客观事实、更中肯和宽容开放得多。
这,似乎与目前正在运转着的国家暴力机器的行为比较而言,算是温和、宽容亦或是开放、民主得多。
这或者,是新世纪的启蒙征兆?

改革开放今年正好30年了。虽然这个过程中经历了很多阵痛与不愉快,但毕竟政府、党、国家三位一体地与人民进行了通力合作,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务实的成果。也至少能够给到了如的冉云飞先生这一代青年作家、学者去疑“国富民强”与“民强国富”究竟哪一个更符合民主的物质基础。
30年来,曾经的官方信仰,在越来越不具备普世价值的情况下,全中国人似乎都成为了经济动物,更务实地走着官方改革派政治哲学指导下的现实行为。

然而,信仰危机上的民族是危险的。可以想像,在经济利益的趋动下,自然的带动着宗教思想、国学的复兴与西方思潮的再次大量引进,而互联网的全民化与信息对称乃至过剩,都带来了全世界思潮趋同、妥协、谅解上的高度透明。
新一代知识份子与精英主义者,在拼命捞金的同时,精神空虚的填补欲,社会启蒙的优越感与责任感,都需要进行有效的统一,并通过各种渠道进行宣泻与完成。

这带来一个需求与命题:如我这样的一介草根平民,善阅读者,似乎正在越来越顺应着这个大的社会环境趋势,去寻找一种具有普世价值的阅读。

写到这里,我突然感觉到于这一块,我是稚嫩甚至的极端幼稚的。在我的人生经历来说,我此前几乎从来没有关心过政治思想这一块的发展与演进,更无从关注它对社会现实的巨大影响与各种历史事件的产生。

在过去的阅读中,我向来只追求个人小我的酣畅淋漓的快感,而如今,却突然有了一种特有的惶恐。一种河伯般的惶恐。

这种惶恐带来的,正是前两天写出的拙文--《朝圣西西弗》,以及今天再访再西西弗的情不自禁的脚步。

离开重庆出版社书店,到了西西弗,我再次直奔了书店最深处的人文学术区域……

冉云飞座谈会:关于电影那些事 结束!

由重庆独立影像社主办,马小力负责联络。
座谈会于七点半左右正式开始,于十点钟左右结束。

地点上出了点偏差,原拟于美院对面的CCD酒吧,结果酒吧管理人员未按时开门。移到了附近的老巢酒吧。

座谈形式开始,座谈关键字大致如下:

电影、禁片、禁书、胡适、鲁迅、民主、国家、政府、公民、权利、义务、博客、写作、教育、唐诗、纪录片、学术、……

详细内容,不作更多描述。

综合感受:说电影,结果说了大多数与电影无关的更为宽泛的话题。

冉云飞,敢说,但很把握度、骨子里有自负,典型的重庆崽儿的血性,加上学者的温和。
观点导向:中肯、客观、不偏激。

美院学生:热情或冲动、可爱或稚嫩、思维单薄、明显感觉表达能力需要训练和提升。
社会受众:自满、抗衡、异议、偏激、不能空杯、表达欲强烈。

其他另有:
一醉鬼,无聊!
一女生,从头到尾未参加座谈,坐于旁边絮絮叨叨一晚上。

戏剧性花絮:冉云飞被诘难无理头问题,问得无聊,答得勉强。

PS:以上仅是个人观感,如有异议,请勿对号入座!

冉云飞:关于电影那些事儿座谈会

简介:冉云飞,著名青年学者,作家,一九六五年生于重庆酉阳,八七年毕业于四川大学中文系。著有〈沉疴:中国教育的危机与批判〉、〈庄子我说〉、〈从历史的偏旁进入成都〉、〈尖锐的秋天:里尔克〉、〈陷阱里的先锋:博尔赫斯〉等十数本专著。曾获奖十数次,有作品入选高中语文阅读教材,现供职于某刊。
冉云飞先生出了新书,最近在重庆逗留,本来在重庆大学有个讲座结果由于某种原因取消,但我们有幸请到他在大家之间交流关于电影,文化的那些事儿,机会实属不易希望大家踊跃参加·········
时间:4月3日晚七点整
地点:黄桷平
报名咨询电话:13983352728
冉云飞博客:http://www.sohoxiaobao.com/chinese/bbs/blog.php?id=74558

冉云飞:向各位重庆朋友致歉
冉云飞独立影像社座谈后博文:别在思考上偷懒

正式离开

填格子
每个相关联的人
签上名字
一整个上午
我们都在格子里履行
告别仪式

剩最后一个
留给老板

中央换气扇枯燥地旋转
我坐在下面

下午
我喝着可乐
上最后半天的班

同事们说你走了
我说同事们走了

来得简单
去不容易

最危险的那一刻,你洞彻了什么?

差点丧生车轮,命大……
真他娘的命大,生命原来如此脆弱和险峻!这是近十五年来距离生命飘离最近的一次吧。

也许以前的某日、某年?我积累了功德无量,让我距离生命最脆弱的一刹那,得到了最高的重生的赏赐!

十五年前,当还是一个机修工时,趴在车下,当千金顶坠落间,上吨重的车身压向我惟一可以容身的空隙时,那份生命疏离的恐惧至今记忆尤新。

今天,再一次,生命差一点远离我沉溺的凡尘俗世……

也许真的是信仰让我们安定,让我们心灵平静。

而危险的那一刹,其实你什么都没有想,真正活在那一刻,真正活在洞明之间,真正活在了当下!

很多人走了,从此洞彻却没有机会再生存,于他们也许同样是幸事。只是,没有人可以证明他们在那一刻洞彻了。

平静间,我居然没有任何惊惧。

最危险的那一刻,你洞彻了什么?

退出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