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迦太基文明3000年

今天,我们终于要结束北非游学行程,班师回朝了。

结束之前,参观突尼斯波尔杜国家博物馆,算是对这次游学突尼斯单元人文历史复盘的完美小结。

1888年成立的八巴尔杜国家博物馆

巴尔杜国家博物馆(阿拉伯语:المتحف الوطني بباردو‎;法语:Musée national du Bardo),原本为19世纪贝伊在突尼斯市郊区的王宫,是地中海盆地最重要的博物馆之一,也是埃及博物馆后第二座建立在非洲大陆上的博物馆。

除了出土于凯鲁万大清真寺的蓝色古兰经这一著名藏品外,该博物馆的伊斯兰馆还收集了来自北非和小亚细亚的大量陶器。

——维基百科

迦太基3000年考古

迦太基陪葬面具

首先参观的是迦太基3000年文明的发掘。

这个面具很有名,是因为他的笑容可掬,充满着喜感。这是古代迦太基人避免亡者被魔鬼勾引而戴在亡者脸上的辟邪物件儿。

迦太基主神巴耳·哈蒙

巴耳·哈蒙:是古迦太基神话中的主神。他也是天空之神、植物之神,形象是一位长有胡须和公羊角的老人。其妻为塔尼特。迦太基在希梅拉战役中战败之后,与泰尔断绝了外交关系,大约在这个时期,巴耳·哈蒙开始在迦太基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

现代学者认为巴耳·哈蒙可能是在混杂了闪米特神祇埃尔和大衮而形成的。

古希腊人将巴耳·哈蒙比作希腊神话里的克洛诺斯,古罗马人则将他比作罗马神话里的萨图尔努斯。

第二次布匿战争之后,罗马的农神节受到迦太基巴耳·哈蒙信仰的影响。

——维基百科

塔尼特神像

阿里说:塔尼特,正是突尼斯这一国名的源头。

塔尼特的信仰发源于地中海西部,从马耳他至加的斯。迦太基继承了这个信仰之后,她被等同于腓尼基神话里的月神阿斯塔蒂。

前5世纪的时候,塔尼特在迦太基信仰里的地位很高,是主神巴耳·哈蒙之妻。她还是战神、童贞女神和哺乳女神,另外还是繁衍的象征。迦太基军旗的图案由圆盘和新月组成,其中圆盘代表太阳神巴耳·哈蒙,新月则代表月神塔尼特。

迦太基仍曾使用杀死幼童献祭的方式来祭祀巴耳·哈蒙和塔尼特。这种献祭在迦太基灭亡后仍然存在,直到被罗马皇帝提比略废除为止。

在迦太基被罗马灭亡之后,被等同于罗马神话里的朱诺,并在古罗马各地区得到广泛崇拜供奉与传播。

古代柏柏尔人也崇拜塔尼特。处在罗马统治之下的埃及也受到影响,将塔尼特与战神奈特(安奈,巴力哈达的妹妹,亦为他的妻子,Anat,Anath)相等同。

——维基百科

马赛克镶嵌画

 

马赛克镶嵌画号称“踩不烂的地毯,永不褪色的壁画”,是腓尼基人记录神话故事、记录生活的重要方式,后来又被罗马人发扬光大。

镇馆之宝

巴尔多博物馆的镇馆之宝《诗人与缪斯》,诗人维吉尔与诗歌和悲剧两位缪斯在一起,是一幅特别精细的镶嵌画,而且有3D效果,制作于公元三世纪。

现藏于突尼斯巴尔杜国家博物馆的一幅公元3世纪时的镶嵌画。画中维吉尔坐在克利俄和墨尔波墨涅之间。来自哈德卢密塔姆(今突尼斯的苏斯)。

维吉尔被奉为罗马的国民诗人,被当代及后世广泛认为是古罗马最伟大的诗人之一,也因在《牧歌集》中预言耶稣诞生被基督教奉为圣人。其《埃涅阿斯纪》影响了包括贺拉斯、但丁和莎士比亚等许多当代与后世的诗人与作家。

《埃涅阿斯纪》在中世纪被当作占卜的圣书,由此衍生出“维吉尔卦”。在但丁的《神曲》中,维吉尔也曾作为但丁的保护者和老师出现。

——网络综合
奥德修斯(又议译尤利西斯)渡海

这幅马赛克画以奥德修斯(尤利西斯)为主角在荷马史诗的《奥德赛》中的情节之一。

奥德修斯参与希腊联军献计特洛伊木马,得以攻破特洛伊城。随后凯旋回国却花了很多年。

因为刺瞎了海神之子独眼巨人波吕斐摩斯的眼睛,故得罪了海神波赛顿,返乡途中他波塞冬派海妖塞壬诱惑他便是这幅马赛克的场景。

波塞冬与四季女神

这幅波塞冬与四季女神的马赛克也非常有名。

穿梭在各个不同的马赛克展厅房间,似懂非懂的感觉,真是犹如小时候看连环画一样过瘾。

几乎每一幅画、每一件展品背后都有非常多传奇而古老的故事,诉说了突尼斯3000年各种文明的交汇。

这样的博物馆真的是一本大大的书。我来到礼品店,很遗憾没有找到一本像样的介绍博物馆馆藏作品的画册。

除了阿拉伯语版就是法文版,连英文版都没有,更别说中文了。

我想假以时日,中突交往更多的时候,中国游客来往更庞大的时候,或者会有这样的画册出来吧。

也许彼时我会再来一次。重温突尼斯的3000年历史,重温这片土地的风土人情。

不管怎么说,博物馆算是一个对突尼斯之旅的完美总结。

尽管还是那么陌生,毕竟我终于触摸到了。

再见,迦太基!再见,突尼斯!再见,这3000年文明!

游于风土,学于经世——游学毕业式!

今日,从苏塞返回首都突尼斯。

出发之前,我们再去看看苏塞麦地那老城。

苏塞麦地那(老城)

这里有一座伯伯尔人抵抗的要塞,记录了几多征服与反抗的峥嵘岁月。 继续阅读“游于风土,学于经世——游学毕业式!”

朝圣穆斯林第四大圣城凯鲁万

一大早出发穆斯林第四大圣城凯鲁万朝圣。
如果不是穆斯林,也许我们终其一生都没有机会前往穆斯林第一圣城麦加、第二圣城麦地那,第三圣城耶路撒冷去年已经拜谒,如今第四圣城终于抵达……

阿里的割礼回忆

“他有病啊!”——导游阿里的割礼回忆

阿里回忆小时候割礼经历,那时候没有用麻药,疼死了。

医生用剪刀给他剪包皮,他总共晕过去三次。

第一次他疼得晕过去,等他醒过来,他以为已经割完了。结果医生告诉他:“你醒过来,我们可以继续了!”

“他有病啊!”

“所有小孩都很恨他!他死了,我买了好多可乐请朋友庆祝!” 继续阅读“朝圣穆斯林第四大圣城凯鲁万”

从迦太基到突尼斯,征服与动荡的宿命

行前曾温习了关于迦太基的一些历史,当我们真正的抵达这里并触摸这些残垣断壁时,一部荡气回肠的征服史更直观的堆叠在了我眼前。

语言学霸导游阿里
迦太基古城

继续阅读“从迦太基到突尼斯,征服与动荡的宿命”

36.81417310.062294

惊艳突尼斯

卡萨布兰卡穆罕默德5世机场

中午乘坐据称全球最不靠谱的航空公司突尼斯航空从卡萨布兰卡,顺利抵达突尼斯。

前来地接的当地导游穆罕默德·阿里,型男一枚,他曾经在北京和山东留学2年,汉语极好。

阿里开场的自我介绍就让我们大吃一惊!

他名为穆罕默德·阿里,却首先跟我们声明他并不是穆斯林,而且最重要的是他是从穆斯林“转粉”了基督教。

他说,在突尼斯是可以改教的。如果在纯正的政教合一穆斯林国家,他就没命了。

也许带团太多,问他类似问题太多,他说他先主动交代几个问题:

第一,他单身,而且不准备结婚。这是个人选择。

第二,不要问他突尼斯房价啦!不同国家关注点完全不同。

阿里说他经过基因检测,他是100%纯种的伯伯尔人。这意味着他不但会阿拉伯语,也会伯伯尔人语,突尼斯又是法国殖民地,应该也会法语,突尼斯离意大利这么近,应该也会吧?

所以,这个阿里……他不但会中文,还因为信基督,所以学了希伯来语,还有拉丁语,甚至古埃及语……统共14种语言。

好吧,没有语音天赋的我瞬间被碾压了。

大海之门

老城入口的标志化建筑,就是这座大海之门。

前英国使馆如今是四星级酒店

进入老城区,突尼斯的开放好客伴着一句句“你好”传递出来。

和摩洛哥这些天的行程比较起来,突尼斯既没有马拉喀什不眠广场及古城的屌丝气息,也没有菲斯古城的迷宫一样的迷离原始素朴。

突尼斯,明显的商业世俗很多。行进在也并不见得比摩洛哥古城更宽阔的阶段,无论男女也并不那么介意我们的镜头了。

老城区的各种旅游工艺品也比摩洛哥明显更具时尚性。

老城的几个特殊建筑

老城区清真寺
古老的奴隶市场

突尼斯是世界上最早废除奴隶制的国家。

顺着奴隶市场向广场方向信步,夕阳下的突尼斯,真是颜值爆表,惊艳无比。

话不多说,上图吧。

广场集体留影

天色渐晚,我们原路返回下车的地方大海之门方向。

如果说摩洛哥是一个纯正的古典阿拉伯美女蒙面着面纱流落在西方世界,略显神秘;突尼斯则是一个混血的阿拉伯美女,性感魅惑,混迹于西方世界了。

这大概,就是我对突尼斯初印象罢。

I ❤ Tunis!

等大巴的地方,大街上混凝土的几个字母在夜色下分外明显——

I ❤ Tunis!

拉巴特,从政治到经贸的游学

今天是本次北非游学的重头戏——校外课程:

  • 校外参访:摩洛哥议会
  • 课程讲座一:摩洛哥政治经济学
  • 课程讲座二:摩洛哥—非洲关系史
  • 校外参访:
    • 1、参观DARI
    • 2、参观中石油BGP摩洛哥分公司
    • 3、拜会中国驻摩洛哥大使

计划没有变化大。

一天下来,第一次跟随港大ICB深刻地的体验了什么是游学的“游”的辛苦之外,“学”是一件更辛苦的事情,尤其是涉及政治与经贸的互动与往来,更是繁忙与劳累。

序曲:摩洛哥5世陵寝

作为一天序曲,在去往摩洛哥议会途中,我们顺道参观了穆罕默德5世陵寝广场。

穆罕默德5世陵寝

穆罕默德五世陵墓门口由头顶菲斯小红帽的皇家卫兵守护,和哈桑塔对望。一边是现代的陵墓,一边是古老的宣礼塔,形成有趣的对比。

1962年,国王穆罕默德五世去世后1年,继位的国王哈桑二世为纪念他爸爸(即国王穆罕默德五世)而建造了这个陵墓(国王哈桑二世去世后也安葬在这里),于1971年建成。

国王穆罕默德五世统治了摩洛哥2个时期:1927年到1953年(这个时期摩洛哥被法国殖民,还没独立,因此称穆罕默德五世为“苏丹”),后被流放3年(因为苏丹穆罕默德五世支持独立,被法国殖民政府连同王子们一起流放马达加斯加),遣返后从1957年到1961年去世(这时摩洛哥宣布独立,苏丹改称国王),是开国之父。

国王穆罕默德五世陵墓被认为是阿拉维王朝现代建筑的典范。白墙绿瓦是它的外部特征,内部装饰由摩洛哥工匠精心雕琢,元素有白色大理石,马赛克拼图,雕花雪松木等。国王穆罕默德五世和他2个儿子(King Hassan II 国王哈桑二世,即现任国王穆罕默德六世的爸爸,和Prince Abdallah阿卜杜拉亲王)的灵柩放置于陵墓的底层。

——穷游网
摩尔三塔之一:哈桑塔

这是尚未完工的摩尔三塔之一的哈桑塔。

据说,已经令人叹为观止的哈桑塔其实是一座匆匆收尾的未完工宣礼塔。据考古发现的设计图纸,哈桑塔原设计高度是80 米,如果完工,在当时就是世界第一。跟它配套的哈桑大清真寺有19 个殿堂和480 根柱子,与宣礼塔的命运相同,最后也因雄心勃勃的埃尔曼苏尔国王的突然去世,以及国力衰退而停工。望着这一片空旷的遗址,怎不令人唏嘘!

穆罕默德五世陵墓前方的广场比陵墓古老许多,建于12 世纪的哈桑大清真寺遗址,312 根石头残柱与一座雄伟的哈桑塔是18 世纪一场大地震后的幸存者,高度44 米的哈桑塔美轮美奂,是古代摩洛哥最优美的建筑之一,也是拉巴特的地标。

——凤凰网旅游
断壁残垣之美
讲经堂

政治性游学:参访摩洛哥议会

天气不错

作为深入阿拉伯国家游学,ICB安排了在摩洛哥政治中心的首都拉巴特访问摩洛哥议会,以亲密接触何谓“君主立宪制”+“政教合一”的穆斯林国家。

安检进入

在侧门经过严格谨慎的安检之后,我们正式进入了摩洛哥议会中心。

对比回想在美国盐湖城参观犹他州议会大厦时,路人甲可以自由进出的经历……(当然这可能跟中西部相对安全有关系吧!)

心想说,摩洛哥在这一点和我大天朝倒是一模一样。

美术馆一样的议会回廊

走在议会回廊,挂着各种非常漂亮的油画,一种我们来到了美术馆的错觉。据说,这些画都是哈桑二世送给议会的。

议会大厅主席台

排队进入议会大厅,典型的西方民主式元素。

摩洛哥议会议席
集体留影

我们在议席区合影留念后,有校友想登上议会主席台被工作人员阻止。

很快,他们有特别允许了我们一一轮流走上去留影。

主席台留影

想起上一次议会留影的经历,是2016年在帕劳议会山了。

哈哈哈,就让我等在国内没有参与政治机会的草根屁民,远隔重洋来他邦过过虚幻的政治参与的“官瘾”吧!

政治归根结底是严肃和极具仪式感的!“娱乐”结束,我们正式开始了同议员们互动。

第一个与我们交流的是摩洛哥社会党(共产党)进行交流。

摩洛哥社会党党魁Mr. Chokrane Amam

简单的介绍后,我们在问答环节大概了解到摩洛哥社会党在摩洛哥的情况,目前他们议会有23个席位,并且推动了诸如民主化、女性社会地位等非常多的改革。

陪同交流的穆罕默德5世大学教授(右一)

我提问了党魁先生一个问题:摩洛哥是否有非穆斯林政治组织/党派?

问答交流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但他们声称在摩洛哥是宗教自由的,同时各个党派也有包括犹太人等异教徒参与。

与摩洛哥社会党合影

第二场是摩洛哥宪政联盟的交流。

摩洛哥宪政联盟

摩洛哥宪政联盟,他们来了更多出席代表,明显显得比社会党人更底气十足。简单的演讲中,获知了目前他们在议会300多个席位中有68个席位。

与摩洛哥宪政联盟合影

腹中略感饥饿的同时,我在想:在这样一个君主立宪的国家,各党派为了秀存在感,大约也是借港大游学团体的交流来背书,真心也是拼了啊!

为港大自豪。

临近中午,我们参访议会结束,步出大街。

穆罕默德5世大学讲座:摩洛哥政治与经济

中午时间,我们抵达摩洛哥最古老的大学穆罕默德5世大学听讲座。

穆罕默德5世大学,建立于1957年,有超过2000名以上教授。

大学里还有我们“著名”的孔子学院。超过2400名以上学生学习中文。

摩洛哥政治经济概况讲座

关于讲座内容,学霸学姐银狐详细快记了下来,这里就不去冗述了!

附:《穆罕默德5世大学课程笔记》

经济研究互动:经济社会环境管理局

如果说上午是政治性互动,那么下午可以看作是偏于经济性政策机构的交流了。

许是上午议会参访消息传开的原因,摩洛哥相关部门闻风而动,不断邀请我们增加见面。

经济社会环境管理局 http://www.ceme.ma

第一个“加餐”拜访的是:摩洛哥经济社会环境管理局(CEME )。

这是一个成立于2011年2月,摩洛哥宪法制定下的独立部门。这个部门的特殊性在于:给很多政策的建议用于外部,主要是对经济社会环境做出建议,它并不涉及政治事务(政治部分由政府和议会去做,这个部门不做)。

——学姐银狐《经济社会环境管理局访问》笔记

第二个加餐,是摩洛哥国家竞争力促进局。

2011年颁布的新宪法决定的组织,是个权利机构,宪法机构,是个中立机构。最终是为了保护消费者利益和自由竞争市场的良性发展。负责摩洛哥境内的所有市场行为。自从摩洛哥独立开始,就选择了自由贸易市场。

——学姐银狐《国家竞争力促进局访问》笔记

这两个我们不太理解的部门如此积极的邀请我们交流,在我们看来也许可以对应到中国的发改委之类的吧。

不管啦!尽管形式大于内容,但很明显的是,这些机构无疑都表现出了极大的交流欲望与。

不得不说,如果不是亲身体验,真的不能体会到政治与经贸就是一个国家最繁忙抑或故作繁忙寻找更多机会的领域了。

拜会中国驻摩洛哥大使李立先生

中国驻摩洛哥大使馆
李立大使接见座谈

中国驻摩洛哥大使李立先生接见我们一行,快人快语。

和李立先生合影

附:学姐银狐《驻摩洛哥大使李立交流》笔记

访问中石油BPG摩洛哥分公司

访问中石油东方地球物理勘探公司

老乡见老乡,分外亲切。详情就不表了。

政商交流:塞拉市(Salle)市长交流

塞拉市(Salle)市长(左一)

今天最后一站,是塞拉市(Salle)市长在他自己的产业塞拉会展中心接待了我们。

市长先生毫不讳言的表明自己对来自中国的我们寻找生意的合作机会。

他说他首先是一个成功的商人,然后再从政成为塞拉市长和拉巴特大区副主席。

他的生意涉及企业咨询,不动产,教育,旅游休闲四大产业领域。

关于生意与从政是否可能存在以权谋私,或者是腐败问题?

市长先生回答:腐败在哪一个国家都有,但在摩洛哥,从政可能花钱比赚钱更多!

市长先生的千金一起接待了我们。

她留学并取得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外交及国际关系硕士双学位!

好啦!万能的学姐银狐的笔记:《塞拉市长交流》

结束完市长交流,这样一天下来,我感觉能量已然耗尽,快废了……

回头想想,无论是政客还是经贸人士,他们的日子天天如是,真心不容易啊!

如我这般自由散漫人士,真是命运之神眷顾!

大巴继续狂奔,是夜,我们完美闭环,再次夜宿卡萨布兰卡!

明天,我们将去向另一个曾经灿烂辉煌的国度——突尼斯,追寻迦太基人的遗踪!

附:港大ICB公众号《前方播报(二)| 港大ICB十周年“挑战自我 超越自我”北非撒哈拉之旅漫步摩洛哥四大皇城》

雨中失落的罗马古城瓦卢比利斯与黑色皇城梅克内斯

离开菲斯,我们继续今天一日三城的行程。

说实在的,已经大半下午了,按计划还要赶两个半城梅克内斯、拉巴特和半个残城的瓦卢比利斯,基本上只能打卡意思意思了。

基于这样的心态,所以对下一个要去的行程也就平和多了。

瓦卢比利斯

大巴车在奔往黑色皇城梅克内斯的途中,会经过摩洛哥著名的古罗马遗址——瓦卢比利斯。

车窗外雨越来越大,作为专业化玩户外的我居然此行有一个低级的不能再低级的错误,没有带冲锋衣……所以此行车到目的地的时候,我找到理由心安理得的无心再去观摩了。

瓦卢比利斯(阿拉伯语:وليلي‎,拉丁转写:Volubilis,又译作沃吕比利斯)是一座部分出土的罗马古城,位于摩洛哥非斯和拉巴特之间的梅克内斯附近。内有富饶的农业区,它的开发是从公元前3世纪开始的,当时是一个腓尼基/迦太基居民点。

公元1世纪起,它在古罗马的统治下迅速增长,面积增至40公顷,城墙总长2.6公里。2世纪时城内建成了许多大型公共建筑,包括教堂、寺庙和凯旋门。

橄榄种植业是该城得以繁荣的主因,许多精美的大型马赛克地板城镇房屋在此一时期得到了建设。

——维基百科

刘教授和部分校友去往参观近一个小时,这里就贴两张他们拍的照片吧。

约旦杰拉什罗马古城

古罗马真的是伟大的,在约旦参观过杰拉什的遗址,很震撼。车窗外远远望着雨雾中的瓦卢比利斯,想想他们应该差不多吧。也许下一次可以专此再来一次了。

继续向前……

黑色皇城梅克内斯

匆匆抵达梅克内斯,夜雨下的梅克内斯已然不可全窥,但一进入梅克内斯,高大绵延的皇城墙便映入眼帘。即使数百年之后的今天,旅游大巴依然能从容的穿梭当年的拱门……

一切,正在诉说当年座城市是何等气势恢宏,主人是何等雄图霸业。

这位主人是谁?

伊斯梅尔

心目中混乱的四大皇城与王朝历史,网上查了半天,是时候整理一下了!(口诀:伊穆穆马萨阿)

  1. 伊德里斯王朝:公元785-1055年,阿拉伯人第一个王朝,什叶派,自称穆罕默德后裔,从中东逃亡来的伊德里斯·本·阿卜杜拉创立,定都『蓝色皇城』菲斯。
  2. 阿尔摩拉德维(穆拉比特)王朝:公元1055-1147年,伯伯尔人建立的第一个王朝,建都马拉喀什『红色皇城』。
  3. 阿尔摩哈德(穆瓦希德)王朝:公元1130-1296年,伯伯尔人第二个王朝,定都马拉喀什,修建库图比亚清真寺!
  4. 马里瓦德王朝:公元1258-1465年,伯伯尔人第三个王朝,定都『白色皇城』拉巴特。
  5. 萨阿德王朝:公元1520-1660年,阿拉伯人第二个王朝,号称穆罕默德后裔,实际不是。定都『蓝色皇城』菲斯。
  6. 阿拉维王朝:公元1660-今,阿拉伯人第三个王朝,也是几经法国殖民、德国占领的沉浮,现在仍然在位的王朝,他们是穆罕默德后裔,最初定都菲斯,后往『黑色皇城』梅克内斯。当然,现在又在『白色皇城拉』巴特啦!

今天夜色中打尖的,这是这最后一个王朝的霸主——穆莱·伊斯梅尔。

伊斯梅尔很像中国明朝的永乐大帝,靠篡侄子王位起家。所以很多人说他是摩洛哥至今仍然统治着摩洛哥的阿拉维王朝的第二位苏丹(1672-1727),其实是第三位。

但无可置疑的是,他是摩洛哥历史上唯一可以和前朝萨阿德王朝艾哈迈德·曼苏尔相匹敌的一位苏丹。

他在位期间政治稳定、经济繁荣,也正是他抵抗奥斯曼帝国向西扩展,联法攻西,收复了大部分为欧洲人占领的沿海据点,不但在欧洲殖民者和奥斯曼帝国的夹攻下保持了独立,使摩洛哥国土达到了历史面积最大,从而奠定了阿拉维王朝长期统治摩洛哥的基础。

伊斯梅尔,还保持了一项世界纪录——他是世界史上生育最多的国王,共生育了525个儿子和342个女儿,被《吉尼斯世界记录大全》收录为世界历史上生育最多的人。

黑色皇城之名,源自伊斯梅尔拥有作战骁勇、所向披靡的黑人军团,人数多达15万,其中2.5万是伊斯梅尔的御林军,就驻守在梅克内斯。

雄图霸业的另一个名字就是好大喜功,为了攀比他的好朋友法国的路易十四,他动用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想把梅克内斯建成摩洛哥的凡尔赛。也因此才有了这浩大的梅克内斯皇城。

皇家粮仓

梅克内斯粮仓马厩,是摩洛哥的苏丹穆莱·伊斯梅尔(1672年-1727年)时期的建筑,主要用途是存放供给皇家御马用的额粮草和部分皇室专用的粮食。1755年大地震,皇家粮仓的弧形屋顶巍然不动,马厩的平顶被震塌了。

粮仓由20多个彼此相连通的拱穹式的谷仓所组成,高约12米,间隔着一道道厚厚的墙壁,屋顶开着天窗和通气孔。

当年可储备粮食可用上15年,巨大的马厩可容纳12000匹马。

——摘自网络
皇家马厩

夜雨淅沥,夜色倾城,我们走出这万世豪迈的皇家粮仓马厩,去著名的梅克内斯皇城“凯旋门”来个“雨露均沾”就离开了……

摩洛哥凯旋门:曼苏尔城门

摩洛哥的“凯旋门”,真实的名字是曼苏尔门。这是伊斯梅尔是将其作为给自己丰功伟绩树碑立传的纪念碑来修建的。大门两侧的护堡形如阁楼,造型非常别致。

曼索尔城门上的马赛克花纹层层叠叠,繁复精致,镶嵌工艺要求很高。

伊斯兰+罗马柱

曼苏尔城门最大的特色是护堡的伊斯兰和欧洲风格的和谐统一。上半部马赛克贴面,伊斯兰风格明显。下面用罗马柱支撑,欧风洋溢。这些石柱,据说正是来自罗马古城瓦卢比利斯。

凯旋门外大道

凯旋门外,繁华大道车灯如炽。昔日帝王,今何在?

嗯,对了,他的后裔在拉巴特。

我们继续去阿巴特吧!

退出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