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早出发穆斯林第四大圣城凯鲁万朝圣。
如果不是穆斯林,也许我们终其一生都没有机会前往穆斯林第一圣城麦加、第二圣城麦地那,第三圣城耶路撒冷去年已经拜谒,如今第四圣城终于抵达……

阿里的割礼回忆

“他有病啊!”——导游阿里的割礼回忆

阿里回忆小时候割礼经历,那时候没有用麻药,疼死了。

医生用剪刀给他剪包皮,他总共晕过去三次。

第一次他疼得晕过去,等他醒过来,他以为已经割完了。结果医生告诉他:“你醒过来,我们可以继续了!”

“他有病啊!”

“所有小孩都很恨他!他死了,我买了好多可乐请朋友庆祝!”

割礼是犹太教和伊斯兰教的著名仪式,这个仪式的来历当然也就是《圣经》和《古兰经》,按照宗教的解释,这个仪式的意义在于表明自己是上帝所选择的族裔。犹太人和穆斯林在割礼仪式上的差异也表明,他们分别是在向自己的祖先致敬。

——犹太教和伊斯兰教为何要行割礼?

学霸导游阿里,在大巴上跟我们分享亚伯拉罕三教的诸多传统。

关于割礼,是他人生最深刻的童年记忆之一。

尽管他的描述让我们全车人忍不住哄堂大笑,包括他本人,但作为一种没有良好医疗条件却被认真执行的陋习,真的是一件残忍的事情。

突尼斯凯鲁万大蓄水池

半上午抵达圣城凯鲁万,我分别参观三个著名的遗迹:1、大蓄水池,2、胡须陵,3、大清真寺。

据说当年的阿格拉比特人是为了躲避北方的罗马人和南方的土著柏柏尔人才选择了凯鲁万地方建城。但凯鲁万位于突尼斯中部缺水地区,天旱少雨,加之该地区又处于海平面之下,用水极其困难。

公元862年Aghiabite阿格拉比特王朝在凯鲁万地区修筑了15座大蓄水池,水是从切里切拉·德加贝尔(the Cherichera DJEBEL)经长达36千米的渡槽引入的。小的水池用于储存从山上引流下的水,待通过有一定高度的过滤拱门滤掉沙石,便流入大的水池供使用。此时的水已基本可以用于生产生活,人们会沿着长方形的堤岸取水。大水池直径128米,深5米,可容水6.28万立方米。

现有只剩下被称作阿格拉比特水池的一大一小两个水池。阿格拉比特蓄水池,使用千年的水利工程,虽然现在已经不用了,成为供游人参观的景点,但还是不得不惊叹古人的聪慧。

——新浪博客

西迪·撒哈卜胡须陵

凯鲁万有一百多座伊斯兰圣人陵墓,然而最有名的是一位名叫西迪·撒哈卜的圣者,据称他是先知穆罕默德的亲密友人,7世纪时从圣地麦加返回突尼斯后,不仅带回了大量经文,还有非常珍贵的先知的三根胡须,和圣人一起下葬在了凯鲁万,直到十七世纪,当地人为他修建了这所别致的陵墓,因此也被称为“胡须陵”(Barberis Mosque)。

整个清真寺以陵墓为中心,以瓷砖做装饰,非常漂亮。这里有别于其他的清真寺,有着更浓郁的安达卢西亚式风格。

古老的伊斯兰木门有一个传统,因为宗教保守原因,男女敲门的门环是有区别的。

敲的门环,决定了访客以及被访的人的性别。

也就是说,如果敲错门环,是有极大的风险的。

也许是凯鲁万远离地中海的内陆,除了虔诚的穆斯林,很少游客来到这里。

这座陵寝清真寺很安谧、祥和,有一种别样的神圣静穆之美。

陵寝入口

我们站在陵寝入口,最里层的陵寝非穆斯林是不能参观的,加上需要脱鞋的原因,味道感觉不好,就懒得进去了……

步出清真寺大门,一个母亲正带着小孩做传统临时性纹身,颇为有趣。

大清真寺

离圣人墓不远的地方就是伊斯兰史上最神圣的地方之一了——凯鲁万大清真寺。

大清真寺全貌

凯鲁万大门旁的地毯商店,三楼顶可以免费拍照整个清真寺全景。

比起开口闭口“money”索要小费的摩洛哥,这里简直是朴实厚道到极致了。

这座城市建于671年,是阿拉伯人征服北非的基地,也是阿拉伯人控制马格里布的据点,9世纪时还曾经是阿古拉布王朝的首都,到今天它依然保持着典型的阿拉伯风格,也保留着许多历史建筑。其中杰作当属大清真寺。
拥有8湾17殿大清真寺始建于670年,并于836年进行修整,它是北非地区和西班牙现存最古老的清真寺,占地面积超过8000平方米,是马格里布伊斯兰建筑的经典之作。

和突尼斯城麦地纳的清真寺一样,这座清真寺里形态各异的罗马石柱也全从废弃的古罗马遗址上运来,有些石材上还能看到当初的罗马文字。高达60米的宣礼塔是世界上现存最老的宣礼塔。其建筑材料和技术足可见当时它也曾具备防御功能。
大清真寺里通过光照和橄榄油灯照亮,有仆人专职掌灯。这里的灯最古老的可追溯到11世纪。传道讲经所用的宣教台(Minbar)和为埃米尔打造的祈祷室(Maqsura),是突尼斯中世纪内造工艺杰作。
可惜的是,大清真寺不允许入内参观,不过仅从门外一瞥,其内部已是非常壮观,各种花色的地毯数也数不清,从墙壁到地面,让人震撼。
除了作为清真寺供凯鲁万人和突尼斯人祈祷,这里还曾是一座学校,各种观点讨论在此交锋,并对不同宗教思想产生深远影响。

——突尼斯游记之六:圣城凯鲁万
高达60米的宣礼塔是世界上现存最老的宣礼塔

北非最古老的大清真寺,最古老的宣礼塔,历史的厚重感在下午的阳光里透射神圣肃穆的光辉。

游客信徒都稀少的清真寺广场,被一对拍照的父子打动。

这么小来到这里拜谒,他是否如阿里一样遭受过割礼呢?是否也会长大了改宗信异教呢?

又或者,未来这个孩子终其一生都会在真主安拉的光照下成长,繁衍生息?

大清真寺里的罗马柱形状长短各异,为了上面的拱门齐整,下面的底座真是各种花样百出……

如同我访问波斯时,骄傲的波斯导游所言,游牧民族起家的阿拉伯人除了古兰经,的确没有多少自己的灿烂文化艺术。但他们懂得保存别人的精华啊!

希腊罗马文化灿烂牛逼,却自我毁灭了。要没有当年伊斯兰世界对希腊罗马文化遗产的保护和反哺,黑暗的中世纪哪来文艺复兴的曙光……

也因此,想想这一代圣地竟然是罗马提供的“乐高”部件的组合,也真的佩服阿拉伯人的再加工组合与传承能力。

凯鲁万大清真寺,与麦加、麦地那、耶路撒冷并称齐名世界四大清真寺之一。

突尼斯人认为,到凯鲁万朝觐7次即等于去麦加朝觐。

任何一种经过时间检验的文明传统,尽管糟粕精华共存,都是值得尊重又加的。

为什么这里是第四大圣城?从略感不可思议,到细思品量回味,也就揭晓谜底了。

五星级的监狱酒店与餐厅

午餐是一个极有意思的地方,一个五星级酒店,一座曾经的监狱!

自助午餐还行,基本能达到不同口味适应的国际水准。

离开前再次拍了一张这家酒店高高的城墙和监狱大门,算是作别。

一路向南,途经加夫萨城,这里是伯伯尔人的发源地。

随手一拍,窗外越来越显荒凉。
天色向晚,继续向目的地托泽尔……

傍晚,我们终于抵达有“沙漠门户”之称的托泽尔。

这里是一半碧色、一半火焰,是世界最著名的绿洲之一。

明天,我们将轻装再次向撒哈拉进发……

 

发布者:天问

环球背包客。

留下评论

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

退出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