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从清迈坐港龙航空,回到香港。

[hermit auto=”0″ loop=”0″ unexpand=”0″ fullheight=”0″]netease_songs#:194405[/hermit]

第一次用“回到”二字,也许是一种新的心理建设的筹备。准备呆到1号,只是为了熟悉一下这倍受争议的地方。

国泰港龙,空乘依然是操着港式英文与香港白话两种模式切换,似乎对于我这个来自内地的异乡人,并没有予以亲和力的照顾。

同行的美乐家ED滕小妹,珠海人进港,英文、白话都可以自由切换,倒是让我有几分艳羡。话说,她妈妈还是重庆人,所以还可以跟我一口地道的重庆话聊天。

融入“国际事务”,并不是见容易的事。所以最近都和创业伙伴们、朋友们谈到,筹备着明年花专门的时候留学英美加澳新,选一个目的地,好好地沉浸式学习一番。

至少,看到林立东童鞋和章诗辰童鞋去了英国短短三个月,还是有显著提升的。也让我信心增加了一些。

语言自由,是人生非凡自由的硬基石呵。

夜间十点多的香港机场依然繁忙,在机场ATM取出一点港币,以应对这相对内地更传统支付方式的香港生活。

排队出租车的旅客长长的队列居然长达三列。好吧,不管如何,香港依然繁荣,尽管他有着种种的困难与问题。

入住我大SPG旗下的老牌香港喜来登酒店,虽然它现在全部改姓玛里奥,我们也有了个更好听的名字叫——旅享家。

前台不失五星级水准的友善,英文打过招呼后,我回应了一句国语:你好!遂开始切换国语模式与我办理Check In。

也期待,我可以彻底地融入,能用白话或英文与他们自然交流的一天吧。

也许那个时候,我才能真正地感受——什么是“回到香港”的感觉。

 

 

留下评论

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

退出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