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匆匆,EBC后记整理……

%title插图%num

11号 4000+海拔的世外桃源——昆布山谷


早上8:00点,我们正式从高乐雪(5140)出发下撤,进入返程了。

一路原路,11:00点途经罗波切(4910)每个人一杯上午茶,再大步流星下撤至图卡拉(4620)。

从地形上讲,EBC(5364)~高乐雪是同一个台阶,而罗波切(4910)下一个台阶,图卡拉则是罗卜切向丁波切下降的中间站。

12点30分,图卡拉午餐。与我们上行时相比,图卡拉人少了大半。

离开图卡拉,如果继续顺半山腰下行,我们可以返回丁波切村庄,但返程无需再绕回丁波切。

抄近道我们直接从图卡拉的溪流边上下降至四千米级的昆布山谷谷底,然后顺平坦开阔的山谷往外行进。

我们的目的地是Pheriche(4240),它刚好和丁波切(4410)在山谷中互为犄角。

一路徒步缓降这壮丽开阔的昆布山谷,一路伴着许巍的《世外桃源》,几日来各种高反、感冒、饮食不节的队友们,一起哼起了小调,信步踏歌而行……

四面雪山环绕,尤其是Ama Dabula(阿玛达布朗)

雪峰,虽然海拔只有6812米,在随处可见7000和8000米级山峰的喜马拉雅山脉算不上高,也许是其特殊的外形,也许是其从各个角度的醒目,使它成为了和冈仁波齐、珠峰齐名的山峰。

整个EBC徒步路上,从南崎巴扎开始基本每天都能看到他一高一矮的雄姿。尤其在此刻的角度,那雪峰像刀片一样险峻的屹立在眼前,凌厉而绝美!几让我又一次成为一名职业登山家的愿望。

河谷中有原始的牧场和耕地,我们推断这里是昆布山谷中最高的原住民村庄了。

天气开始变化……我们徒步EBC这几日,天公作美都是晴空万里的艳阳天气。

而现在,天空开始出现大面积的云彩了。

顺着云层的漂移,阳光时不时透过其间照耀着山谷中的溪流、牧场、村庄、……光影转换间,真若置身世外桃源。

若不是谷中风大天凉,提醒着我们这里依然是4000多米高的地界,我们真的有心留下来,做一回这桃源秘境中的隐世村民。

大约15点10分,我们行至这4000米的峡谷大台阶边缘,抵达Pheriche(4240米)入住。


12号 神秘的腾波切寺(3860)


从Pheriche的空气稀薄地带,下降至高山植被地带,这是从四千米级下降至三千米级的第一步。而前几天途径的腾波切,今天是我们入住的地点。

正好,可以认真的参观和朝拜一下神圣的腾波切寺庙了!

腾波切寺


腾波切是尼泊尔萨加玛塔专区索卢昆布县的一个城镇。该地海拔约3867米,是圣母峰基地营健行游客的必经之地。镇内有一间信奉藏传佛教的腾波切寺,为当地的信仰中心。最早登上圣母峰的雪巴人丹增诺盖是在腾波切所属的地区出生,也曾在腾波切寺出家。

13号

腾波切(3860)下降至南崎巴扎(3440)。


14号,儿子的生日,尼泊尔新年


南崎巴扎~卢卡拉。

今天的徒步是下撤过程中最长线的徒步。一大早从南崎巴扎出发,将来时2天的行程,变做一天以下撤到卢卡拉机场等待明天的返回。强度不大,只是距离长。

是的,这是EBC途上最长的一天。

因为今天是儿子的生日3岁的生日,也是尼泊尔人的新年。

我一直认为冥冥中儿子可能是尼泊尔人或者不丹人转世。原因是3年多前第一次来尼泊尔和不丹旅行时有的他;而如今他3岁生日我居然因为计划失误未能在家里陪它,而又阴差阳错地来到了尼泊尔徒步……

某种意义上,需要检讨的是我的确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好父亲。

一边行走,一边感慨之余,在手机里写下了这样一段给儿子的话:

儿子,生日快乐!

孩子!生日快乐!


4.14,今天是尼泊尔的新年,也是你的生日。

4.14,这是你自己选的来到这个世界的日子。


亲爱的儿子,我不是一个传统意义的好父亲。

你今天3岁,其实我也只有3岁。我这一代人,很遗憾,我花了40年来找到自己,认识自己。

我期待你这一代,因为我的努力,不需要花40年。


孩子,我与你同岁。我期待我与你一起成为自己,活出自己。

孩子,生日快乐!


儿子,希望3岁的你能原谅我跟你同岁的3岁的父亲罢。

下午四点多钟当我们抵达卢卡拉时,天气愈渐山雨欲来的状态!

在客栈晚餐后,我、铁树、陶玉平、吕黎明,我们四位去了也许是世界上最偏远的最高海拔的卢卡拉星巴克,我表示大方地请他们一杯咖啡。

这也许是全世界最装逼的星巴克咖啡了吧。

然后,我们一起聊起了自由主义与法式与韩式情色电影。

这一刻,尽显了我这个不靠谱父亲文艺青(中)年的一面。


15号,再次体验卢卡拉的惊险起飞

卢卡拉~加德满都。

卢卡拉一夜春雷,大雨。晨起发现高山上白雪皑皑。

大家都不禁庆幸起这一趟行程结束的同时,更高海拔的天气才开始变坏。

早餐后,大家再闯卢卡拉世界上最危险的机场准备返回加德满都。

没啥说的,就专门录制了个小视频来让大家看看惊险的一幕吧。


16号,意外的结束此行


加德满都~拉萨。

EBC结束了。七大队友们各种作归期鸟兽散。

我与铁树预期中原定从加都飞回拉萨,取车绕道青藏线自驾经甘南返回重庆。

然而,旅行最好玩的就是不遂人愿,计划没有变化快——

国航CA408飞至西藏上空时,被告知拉萨天气不宜降落,直接降成都。

于是,我们放弃了再返回拉萨的计划,入住成都瑞吉。

是夜,吃重庆开到成都去的莽子火锅,算是一解这近一月的乡愁。


17号,高铁回渝


人生匆匆,有时候彼时的当下没有作最好的记录时,过后记起来难免感觉缺失。

返程这几日的星星点点散记,存在手机里这时候整理起来,尽是如此草率。

所谓虎头蛇尾,大抵就是如此。


于重庆家中……

留下评论

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

退出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