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达世界的尽头——EBC

%title插图%num

罗波切出发,当地时间10:00抵达高乐雪(Gorak Shep,海拔5140),距离EBC大本营一步之遥。

在高乐雪休整装备午餐,我们突然发现走在倒数第二的队友陶玉平失踪了。

分析可能是我们进到酒店饭厅时,他没有发现我们停下来,继续向EBC进发了!


简单午餐后,我和铁树率先出发,去EBC方向追赶陶玉平。

一路相对快速徒步,终于,我们在快要抵达EBC的乱石山脊上,碰到了已经抵达EBC后折返的陶玉平和前往追赶寻找他的两个夏尔巴背夫。

原来,陶玉平经过高乐雪营地时,在酒店外稍作停留,误判了前方道路上另一位身着红色冲锋衣的背影是我,一路追赶……

最后发现追赶错误,经济盘算,也无法折返,只能将错就错干脆一鼓作气直奔大本营!

这正是:错误的前人的背影害死人。


看着走得饥肠辘辘、脸青面黑、生不如死的陶玉平,我和铁树赶紧将随身水壶给他,让他和夏尔巴背夫迅速回到高乐雪休整了。

道别之后,我们想想真的觉得不可思议的佩服:

没有午餐,随身水与食品弹尽粮绝的情况下,高反严重的陶玉平居然先我们两小时抵达了EBC!

登山徒步,对人的意志力强大的考验真的可见一斑。

一切,只因为前面有希望,有确定的目的地……

当地时间下午1:00左右,我和铁树抵珠峰大本营🎪(EBC,海拔5364)。

这里是山谷的尽头,三面环山,乱石嶙峋凹凸不平的地形上星罗棋布着这一季前来挑战珠峰的登山家们的帐篷。

旁边就是著名昆布冰川。不知是全球气候变暖还是15年的地震原因,原来各种美图中见到的极大面积壮观的冰川丛林,现在只是小小的一片了。

走到这里,望着唯一来路,我们搜索前面三面环山去往珠峰攀登的去处……

虽也曾见过地图大致能分出那陡峭绝壁的冰川上的道路方向,也不太敢想像是否真的”天无绝人之路”。

铁树感叹说:走到世界的尽头了。是的,地球第三极——珠峰就在这里,我们站在这个巨人脚下,已经走到了世界的尽头。


此情此景,仿佛前世抑或是梦境中我的灵魂来过这里。

也许正是这个前世宿命的原因,在冥冥之中召唤,今天,我的身体得以行到这里。

如果世界尽头真的就在这里,高崖绝壁,是否我们就绝望依稀,无助于命运的包围?

世界的尽头依然有路!尽管也许它现在不适合我前去行走与攀登,我也并不曾因此就俯首称臣。

我想,这一种神秘的灵与肉的指引,让我对的余生开始不那么慌张。

年少时也曾焦急失措,对命运毫无抓着的能力;如今,似乎更看惯静水深流。

虽也不断继续努力与奋斗,却也愈渐随遇而安,看命运如花绽放,次第展开……


幽思怀想之余,队友老秦和慧姐也抵达大本营。

虽然各自速度不同,但都能抵达,是彼此最大的鼓舞、欣赏与共鸣。

彼此问安合影,然后我和铁树开始返回。

半途中又碰到了几日来一直身体不适的”小明”——吕黎明。

我一直以为他已经放弃……

然而,依然是意志力,让一直他落后于我们的情况下,坚持抵达所有可以选择放弃的目的地。

也难怪,他可是去年以零经验,最终登顶玉珠峰的硬汉!


回到高乐雪营地,陶玉平已经休息缓和过来。

我们在客栈中一边喝着热咖啡,一边等待其他队友们的各自归来。

今晚,Dining Room又将上演旅人们聚集着的温暖的一幕……


4.10.于Gorak Shep手机记录

4.13.配图推送

留下评论

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

退出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