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空气稀薄地带……

%title插图%num

今天(9号),正式进入空气稀薄地带,行程越来越艰苦的同时,也越来越相对简单。

8:30从丁波切(Dingboche)出发,向罗波切(Loboche)出发!

一路也是顺着山谷,坡度平缓,10:30就快速抵达了海拔4620米的图卡拉(Thukla)午餐。

午餐后的坡度略有攀升,但相比昨天的丁波切观景台拉练,这个强度简直是休闲。



一路雪山包围,打开小米蓝牙便携音箱,伴随《Into the wild(荒野生存)》原声大碟音乐,我们在荒芜的山谷中行进。

徒步经过一片藏传佛教纪念塔林及十字架徽记,伫立于EBC大道两边。这里是前仆后继的人们在征服珠峰中,为纪念已经罹难的世界级登山家的圣地!

尽管我并不熟知他们,但我知道,他们因被活着的人而纪念,才静默的呆在这里。这些伟大冒险家,以他们之名,一边鼓励着所有的后来者勇往直前,一边也警示着所有的后来者尊重自然与生命。


下午2:00,抵达了罗波切(Lobuche)。

罗波切也是在山谷中的开阔地带,海拔4900米。这里除了一个检查岗亭,大约仅有三五家夏尔巴人的餐旅店,服务设施完善。

我们一行7个队友中,陶玉平开始头疼,而吕黎明这几天一直不思饮食而体能下降,来自东北的慧姐、北京的老秦略有不适。

珠峰南坡的空气湿润度与含氧量,其实远比国内北坡的藏区好很多!所以看来牛牛、铁树、我我们三个经常跑川藏线的适应能力相对正常一些。


这几日的除了户外时间,目的地客栈的Dining Room是旅行徒步中最难忘的体验了。

尼泊尔等餐需要漫长的时间……夸张点说,吃完早餐就需要点午餐,吃完午餐就需要点晚餐!

而这个漫长的等待过程,便形成了一道独有的Dining Room氛围。以至于Dining Room这个可以随时翻译成”餐厅”的英文词汇,我竟认为中文的”餐厅”二字无法准确表达这份独特的体验。

各个不同的登山、徒步队伍,伙伴间往往也是各自背景不同,条件各异,甚或肤色不同,气质各异……

除了少数人玩牌、发呆、刷手机,人们选择更多的是相互间的热情交流!


这一刻,天色渐晚,外面雪山冰峰巍然,太阳将它最后的电筒光关上,气温急骤下降,寒风彻骨……

推门而入,就是一派热火朝天,围着温暖的炉火,每一桌都是来自世界各地的冒险家、登山家、背包客、游子、流浪者……

彼此讲述自己世界各地旅行的奇闻逸事;分享各种目的地的攻略经验与美景照片。

不同的语言,相同的笑声,兴奋之余,推杯换盏,会心不远,而热菜浓汤也不知不觉终于端上桌来……

彼此过客,也许就此一聚,明日即各自天涯,从此相忘于江湖!

臭味相投,即或下一个共同的未知目的地便要相约,共同展开又一次的冒险的征程。

这正是:你有酒,我便有故事;你有咖啡,我就有经历!


这样场景,仿佛我们正化身某个游侠,入戏于《冰与火之歌》、《霍比特人》这些魔幻大片中某个异乡的小酒馆或旅店,与各种英雄人物交汇,谱写属于我们自己人生的冒险史诗。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或许我们一生都无法去体验彼此曾经观光过的绝世美景、遭遇过的传奇机遇,却因为彼此也要热情的分享,而感知了更多这个浩瀚宏大的世界。

我想,这或许就是我们真正热爱旅行的最大快乐与动力吧!


明天,10号,我们将徒步至本次终极目的地珠峰大本营(Everest Base Camp,EBC)。

那里,是冒险家的天堂,是登山家的集中营。

那里,是我们此行的终极目的地,却是人类征服自然伟大梦想的起点。

4.9.晚于Loboche手机记录

4.13.Tengboche配图推送


留下评论

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

退出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