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问:幽夜,听一首柴米油盐的歌

山丘

越过山丘 才发现无人等候

喋喋不休 再也唤不回了温柔

为何记不得上一次是谁给的拥抱

在什么时候

[hermit auto=”0″ loop=”0″ unexpand=”0″ fullheight=”0″]netease_songs#:407002091[/hermit]

%title插图%num

这一刻,听李宗盛的歌,总有一种成熟男人的古道热肠。这首山丘,一时竟让我潸然婆娑!

也许我们从未成熟

还没能晓得 就快要老了

尽管心里活着的还是那个

年轻人

因为不安而频频回首

无知地索求 羞耻于求救

不知疲倦地翻越 每一个山丘

这是柴米油盐的男人的歌。

有人说李宗盛的歌,写一首要少活十年,是否我每听一次,就会少活一天、亦或一月、一年……

自小性情冷淡,是以最不喜欢过节,也最怕过节。怕过节,其实怕的不是寂寞,而怕的是被迫的各种应酬,各种生活的写实……

明明活得心思很重,却执意要活得率性简单,眼看着猴年马月的到来,两鬓也愈渐霜白……

记得前年,看到一句很有感触的话:”希望你过得好,和你的朋友圈照片一样好!“是的,事隔多年以后,我们可以自信地说,其实我们活得真的和朋友圈一样好。

但是,蔡康永也说:”如果一直快乐,那就是硬撑的。“

自己的所谓简单快乐,率性而为,又何尝不是在人生中,作一场精神上的死磕硬撑。

幸福的假象,往往是活在别人的仰望中。

在我自己生活事业的小领域,盛名之下,财务自由,时间自由,乃至再加健康自由,其实并不一定撑得起心灵的自由。也因此,一个人常常问自己:”我是怎么了?“

也许,正是心灵太过自由,所以未必是一件好事。

是不为盐米愁的矫情吗?细细想来,好象不是,因为最年少潦倒时,我也不曾输给柴米油盐。是声色犬马之堕落吗?每每盘点,红尘十丈的劫数重重,也曾经历不少而不陷魔心。

纪伯伦不是说:自由,是人类枷锁中最粗的那条吗?

年轻时,可以负气远行时,是因为可以任性地说,那是因为有诗与远方。然则彼时气度胸怀,只不过屌丝夜望婵娟而已。

如今已是众所周知的人到中年,所谓四十不惑之年,才更坚定于自己原来不是年轻负气,而是本质上就是一个自私坦荡的人,有着最不宜人的刚冷性情。

这是一种不宜婚姻与家庭,山野为伍的性情。

我没有刻意隐藏 也无意让你感伤

多少次我们无醉不欢

咒骂人生太短 唏嘘相见恨晚

让女人把妆哭花了 也不管

遗憾我们从未成熟

还没能晓得 就已经老了

尽力却仍不明白

 

喋喋不休 时不我予的哀愁

向情爱的挑逗 命运的左右

不自量力地还手 直至死方休

为何记不得上一次是谁给的拥抱

在什么时候

性情冷淡的人,往往会爱上喜欢热闹的人而非热闹的生活。

曾经试过很多次,想让自己爱上热闹的生活。中年日近,却愈渐逃避这种与性情相悖的温暖。

惟有我们经历的,方是真正拥有的。

不曾输给柴米油盐的我,终究要去出走。我不否认,这是一种极致的自私,只属于我个人的旅程。

过去,我爱这世界;现在,我更爱我自己。

诸法空相,不过随口念念的罢。也许走着走着,就解脱了……就归彼大荒了……

——无眠乱语,写给那些我爱过、爱着的人

图 / 美国插画师Pascal Campion

 

2016,环球旅行16国!约吗?⬇️

 

留下评论

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

退出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