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插图%num
民间思想家王康

今天突然在豆瓣《王康》小组里看到一则网友关心的信息,说是老康在7月25日发完微博后就没有动静,貌视最近消失了。心里一惊,正好有老康的号码,也曾经面聆于老康座前,所以赶紧拔打了电话。老康很快接了电话,确认一切很好,只是最近没有在微博上没有写东西出来而已。遂觉心安。 

余一生中愚钝糊涂于洗脑教育30余年,虽奋斗有余,然苦闷于世事无常。08年更是事业低陷,彷徨失望之时,又恰逢汶川大地震侥幸躲过浩劫,更感叹生命无常,彻夜不休,溺于网游,多有颓废。 

幸得遇王康先生半日之教,对新儒家等传统文化与当世局势之纵论,可谓醍醐灌顶;后又遇酉阳冉匪于重庆美院之座谈,始知胡适之先生对于自由与宽容的传播,远比鲁迅先生之以笔为刀更为重要。由此,老康与冉匪,点燃人生新的探索方向,亦是我被启蒙之关键影响。 

冉土匪

得此二良师引发之契机,原本入浊世二十年来,一直奔走于一饭一钵,不问政经的我,开始重拾阅读,常以攻读常识为乐,多有粘惹自由主义与新儒家禁忌之池。 

重庆曾沦为政治阴谋家的玩物,讥为西红柿。然重庆人中从来不缺清醒与良知者。民间思想家之称的老康,与土匪之称的冉云飞,皆地道重庆人,是为重庆人之骄傲。 

今座于西城Costa,与老康通完电话,临时兴起,写此心路一节。 

留下评论

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

退出移动版